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

达达兔电影1001达达兔电影,邪恶天龙影院,达达兔电影试看

    半夜十二点多,这个城镇很古老,也很安静。

    卫峻天还不想睡,于是决定下楼,他站在外面的骑楼下,即便已经五月了,夜里的气温还是满凉的,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。

    双臂环胸地看着红砖道,他看得出这间旅馆的生意不好,肯定没能有多少收入,能够维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,而这种情况只会越差,不会变好,他思索着该如何帮助它。

    喀啦!卫峻天身后的拉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王健拉拢了下披在身上的毛线外套,来到卫峻天身后,像是特地来找他的。“你是阿峻对不对?”想了一整个下午和晚上,王健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断。“看到你眉尾那道疤痕,我就在猜是不是当年那个总是闷不吭声,脾气又倔的臭小子,想不到你还会再回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白叔的女儿过得好不好,能不能为她做点什么。”卫峻天没有否认。“就算白叔走了,这份恩情还是要报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份心意就好。”王健感慨地说。“只是我和其他人一样都希望小姐能过得快快乐乐,不想让她知道老板当年的死不是意外,而是谋杀,是有人故意破坏车子的煞车系统,不想她心中有任何恨意,甚至想要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也不会说。”卫峻天了解他们的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“唉!人死不能复生,再追究也没用,只要小姐能得到幸福,我想老板和老板娘在地下有知也会希望是这样。”王健叹了好长的一口气,把该说的话说完,又转身踱回屋内了。

    没错!只要能让她得到幸福,那么就是最好的报答了,只是该怎么做呢?帮她挑个好男人?这个想法莫名地让他有些不太舒服,卫峻天马上就把那种怪异的感觉抹去,认真地思考起这个可行性。

    他陷入沉思,不一会儿拉门又被打开来了。

    挽星探出头来,诧异地问:“原来是你,怎么还没睡?”

    他旋过高大的身躯,看着身形娇小的她跨出门槛。“因为时差还没调过来,所以睡不着,你困了就先去睡,我会负责锁门。”因为这里晚上不会突然有客人上门投宿,所以不必轮夜班。

    “我也还不困……哈啾!”她鼻子痒痒的。

    卫峻天浓眉一皱,便脱下身上的薄夹克,披在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挽星瞬间被他的体温和味道给团团包裹,这贴心的举动很难不让她心动,虽然很多人关心她,可是心里想要的是另一种关心,或许就是对爱情的渴望吧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人家只把她当作妹妹,也已经很明白地拒绝她,她总不能倒追吧……倒追?这个法子听起来挺不错的,嘻嘻。

    卫峻天狐疑地睇着她眼底狡黠的笑意,让他不禁心生警觉,或许是太少跟她这种年纪的小女生相处,实在难以捉摸她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挽星清了清喉咙。“我可以叫你卫大哥吗?不然叫你卫先生显得太过疏远,何况你也说过把我当作亲妹妹一样看待。”第一步就是拉近关系,就算是兄妹相称也无所谓,这样才能让他毫不设防,到时再杀他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凝视着她几秒。“嗯。”算是接受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“那么卫大哥都三十好几了,为什么还不想结婚?”她状似天真地问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下。“没有时间,也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挽星两眼亮灿灿的。“那么卫大哥喜欢什么样类型的女人?我想一定是那种成熟美艳,身材前凸后翘的大美人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没有想过。”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好像一步步踏进某种陷阱当中。

    她怪异地横他一眼。“怎么可能?男人不是通常都会被那种类型的女人吸引,难道……你喜欢的不是女人?”

    卫峻天险些失笑。“目前我还没发现自己有那种癖好。”这个小女生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。

    “幸好不是!”挽星拍了拍胸脯,不然她真的没希望了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看着她夸张的表情,决定放弃去揣测她的心思,因为那太困难了。“你该进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人?”她装得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卫峻天喉头一窒。“不是,你一点都不烦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挽星不信地斜睨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怎么可能会嫌她烦呢?当年抱着还是小女婴的她时,就对天发誓要保护她,谁敢欺负她的话,绝不会放过对方。

    她漾开娇俏的笑颜,亲热地勾住卫峻天的手臂。“我真的很担心你会讨厌我,那我会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讨厌你。”卫峻天身躯微微一僵,想要抽回手臂,却又怕伤了她的自尊心,只得摒除杂念,告诉自己,她只是把他当大哥看待,这是兄妹之间的举动,没有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她别有意味地说。“对了,不知道卫大哥在美国是从事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卫峻天瞅进她明亮的乌眸,让人无法在她面前说谎。“你应该有听过‘帝国保险’,它是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,前几年在台北也设了分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挽星爆笑出来。“对不起,我不是不相信卫大哥的话,只是我真的很难想象卫大哥跟人家拉保险的模样,看你老是酷着脸,只怕没人敢跟你保,你的业绩一定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他忍俊不禁地跟着牵动了嘴角。“我不拉保险,而是在它附设的危机顾问管理部门工作,因为现在有太多绑票勒赎的事件,我们除了保护客户的安全,必要时还会提供协助处理营救和谈判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我在新闻里看过这类的报导,那你一定很辛苦,工作会很危险吗?”挽星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卫峻天瞧见她小脸上透着浓浓的关切,眼底更盛满了担忧,让他胸口倏地一紧。

    “那么卫大哥要答应我,一定要非常小心,千万不要受伤了,我不希望听到自己认识的人发生任何不幸。”挽星揪着他的手臂说。

    “我会很小心的。”卫峻天允诺。

    挽星又绽开甜笑,取下披在肩上的薄夹克还给他。‘已经很晚了,那我先进去睡了,卫大哥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右臂的温热触感骤然消失,让他有些怅然若失,旋即甩了下头,不许自己想偏了、想歪了,她太小了,只是个妹妹,如此而已,不能对她存有任何不该有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在旅馆四周巡了一遍,确定安全无虑,这才进屋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翌日早上――

    卫峻天走出房门,遇见了其他的工作人员,她们大概已经听王健说过他的事,也想起了当年那个被打得遍体鳞伤、奄奄一息的男孩,自然也就不再对他怀有戒心。

    “早餐已经煮好了,快点下去吃。”阿桃姨抱着一堆要洗的床单走进电梯,见到他便开口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不由分说地伸手帮忙。

    阿桃姨没心眼地跟他哈啦。“真想不到你已经长得这么高、这么壮,要不是老王先认出你,我们谁也猜不到,那时你可是瘦巴巴的……怎么还不娶老婆?要不要帮你介绍?要娶就娶我们台湾的女孩子,不要娶那些阿豆仔……”

    所幸电梯门开了,已经到了一楼,卫峻天跟着她来到旅馆后头的洗衣间,这才得以脱身,有时太过热情也会让人吃不消的。

    “卫大哥早!”

    这声精力充沛的嗓音传进耳膜,让卫峻天脸部线条柔和不少。

    “早。”卫峻天瞧她总是笑盈盈、无忧无虑的模样,难怪其他人都不忍心剥夺这一切,希望她的笑脸永远都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挽星将早餐送到他面前放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卫峻天贪看着她的笑脸,只要这样看着,就觉得这世界还是很美好。

    察觉到他凝视的目光,挽星摸摸自己的脸,疑惑地问:“怎么了?是不是沾到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卫峻天有些狼狈地转开眼。“你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早就吃过了,卫大哥吃饱以后把碗放着就好了,等我去市场回来再一起洗。”虽然是老板,不过也是要分担工作。

    见她脱下身上的围裙,挽着小包包,还拿了一只很大的购物袋,就要出门,他立刻说:“等我五分钟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去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分钟。”卫峻天口气坚定,就像他在执行工作时的态度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过你要负责提东西。”挽星把话说在前头,看着他两、三口就把整碗白饭扒得见底,三盘小菜也迅速地一扫而空,真的不用五分钟就解决了。“不用那么急,这样东西会不好消化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唇畔还沾了饭粒,挽星伸出食指黏了过来,然后很自然地放进小嘴里,这个有些暧昧、有些调情的举动,让卫峻天眸光变得深合,不过下一秒马上皱眉低斥她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不要随便对男人做出这种举动,很容易让人误会。”他有责任提醒她。

    她笑咳一声。“这又没什么,而且我也没有随便对别的男人这样,因为是卫大哥,我才――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也不行。”卫峻天还是板着酷脸说。

    “好,我保证下次不会了。”挽星笑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不等她起身,卫峻天率先往外走,也不知道在气什么,总觉得遇上这个小女生之后,整个人就变得很不对劲,也气自己活了三十三年,什么场面没见过,也跟女人交往过,可是在她面前,竟像个容易失控的毛头小子。

    “走慢一点,我的脚没你长。”挽星小跑步地赶上。

    他这才放慢步伐,等她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卫大哥这次休一个月的假,有打算去哪里走一走吗?”她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卫峻天顺手接过她手上的购物袋。“没有。”他这次回来只是为了她而已,哪里也不打算去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有二十几天相处的时间,卫大哥,你以后要常回台湾来看我,不然我会很想念你的。”挽星仰着头,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他喉头不由得发紧。“好。”如果可以,他也希望带她去美国……天啊!他在想些什么,更何况那也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快走,不然菜都被抢光了。”挽星很自然地握住他的大掌。

    卫峻天讶异地颅了一眼包覆在掌中的纤白小手,就这么任由她牵着,却无力挣脱,卫峻天有些明白自己的麻烦大了,只能努力地压抑心底骤生的情感。

    来到附近的传统市场,这里没有其他传统市场的潮湿和脏乱,摊贩的叫卖和顾客的杀价声此起彼落。

    “挽星,怎么这么晚才来?今天的高丽菜很甜,又很便宜,我帮你留了两颗。”卖菜的欧巴桑朝她招手。“别人要买,我可不卖,就是要留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阿姨最疼我了,每次都会先想到我。”挽星嘴甜得像搀了蜜,因为都是看她长大的长辈,每个人都把她当女儿,甚至是孙女看待。

    “阿伯也很疼挽星,还帮你偷偷暗坎一盘豆腐。”隔壁的豆腐店老板马上也不甘示弱地邀功,这番话一出立刻引来其他客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刚刚不是说卖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先来的!”

    那些婆婆妈妈可是很有意见。

    豆腐店老板才不管那么多,连忙把整袋豆腐塞给挽星。“快点拿去!钱再去跟你拿。”就怕被别的客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阿伯,阿伯做的豆腐最好吃了。”她当然要夸奖一下。

    听了,豆腐店老板被捧得可是洋洋得意,尾椎都翘起来了,马上被其他摊贩和客人嘲笑。

    才这么一下子,卫峻天完全见识到她受欢迎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还缺什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还要买猪肉,就在前面。”娇小的身影很快地钻进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在人潮拥挤的市场里实在有些寸步难行,他费了点功夫才赶上,老远就瞥见站在猪肉摊前跟人聊天说笑的挽星,彼此像是很熟稔的朋友,浓黑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,像是有人想抢走他最宝贝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想想后再跟你说好了,因为我也不知道礼拜天到底有没有空。”她犹豫地回答。

    有张天生圆嘟嘟的憨厚脸孔,身材也略圆的年轻人,一脸失望地说:“好吧,那你决定好了再打电话给我,我是想说你很久没出去看电影了,而且又是你……最……爱看的蜘蛛人第……第三集……”他被矗立在挽星背后的高大男人所散发出来的气势给震慑住了,说话有些结巴和畏惧。

    挽星回过头去,连忙帮两人介绍。“他是卫大哥,昨天刚住进我们旅馆,因为要买很多东西,所以他很好心地来帮我……卫大哥,他是跟我一起长大的朋友小江,他们家卖的猪肉很卫生,价钱也公道,绝不会卖毙死猪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好。”小江怯怯地说。

    卫峻天“嗯”了一声,斜瞅着身前的小女生。“东西买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,小江,我要一斤五花肉。”挽星拉开挂在手腕上的小包包。“要算我便宜再便宜喔。”

    小江握着菜刀剁了一大块。“我哪敢算你贵,只要你想吃猪肉,要多少我都送给你,不付钱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够朋友。”挽星像是没有听出他口气中的讨好,可不把她当普通朋友,或者只是青梅竹马的玩伴,而小江的殷勤可全看在卫峻天眼底。

    “他喜欢你。”离开猪肉摊,卫峻天故意忽视心中怪异的烦躁,就事论事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?”挽星疑问地抬起小脸。

    “那个叫小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而且我也不讨厌他,毕竟我们一起长大,对彼此都很熟了,要不是江伯伯坚持要他继承他们家的猪肉摊,或许我会考虑跟他结婚,要他跟我一起经营旅馆的生意。”她遗憾地说。

    卫峻天酷脸一沉。“是不是只要对方愿意跟你一起守着旅馆,你就愿意嫁给他?那么你的幸福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也要不讨厌的人才行,因为夫妻就是要同床共枕,还要生儿育女,要是不喜欢对方,光是想到要跟他炒饭就很想吐,但是如果真的找不到也是没办法的事,只能靠自己了。”挽星翻着白眼说。

    卫峻天为之气结。“白叔不会希望看到你为了这间旅馆而牺牲自己的幸福,他宁愿关掉它,也希望你能有个美满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爸已经死了,不然你叫他来跟我说。”她忿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挽星……”想说的话因为觑见她倏地湿红的眼眶而打住。

    “他们既然丢下我走掉,就没有权利要求我该怎么做,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那是我的自由,他们全都管不着。”说完,挽星就自顾自地往前走,走得好快,好像有人在后面追。

    卫峻天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原来在她甜甜的笑脸背后还藏着一张哭泣的表情,觉得被父母遗弃了的小女孩偷偷地哭泣着。

    “挽星!”他的心头跟着泛疼,两、三步就赶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理我,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。”她头也不回地说。

    “先听我说――”情急之下,卫峻天一把扣住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挽星被他这么一个拉扯,正好撞进他宽厚的胸怀中,卫峻天的心头也像被什么给撞个正着。“我没事,只要让我哭一下就好了,不然方妈他们会担心的……我要笑给他们看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卫峻天低头看着偎在怀中的娇小身影,提在手上的购物袋掉在地上,他举起大掌,情难自禁地拥住她。

    你还有我……他多想跟她说这句话。可是话到舌尖又打住了,他又能给她什么呢?

    “那就哭吧。”最后他只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她因压抑啜泣而全身轻颤。“妈妈死了以后,我真的好害怕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方妈他们不断安慰我,还说一定会让‘富贵客栈’撑下去……他们根本没有义务这么做……那是我的责任……没有钱付他们薪水……我真的好内疚……”一个念国中的小女孩能做什么,只能哭,却又不能光明正大地哭。

    卫峻天将柔软的娇躯搂得更紧,让她紧贴着自己。“我想他们根本不会计较能不能领到薪水。”那些人是都为了报恩才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就是知道才难过……他们年纪大了,应该退休享福了……可是我……我好没用……”她抽抽噎噎地倾吐着,“我只能笑……笑给他们看……装得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一样……跟他们撒娇,逗他们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他安慰地抚着她的背。“我看得出来他们早就把旅馆当作自己的家,既然都是一家人,就没什么好计较的,说不定你要他们退休养老,他们还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挽星抽噎一下。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卫峻天低头觑着她泪痕斑斑的小脸,轻咬着嫣红的下唇,那纯真又带了点诱惑的模样,顿时让他喉咙干涸,想要强迫自己不要盯着它们,却无法控制,只想要做某件事,但那件事却有可能违反了他的原则。

    挽星仰头看着他,女性的直觉和本能让她似乎察觉了什么,也悄悄期待着它的发生。

    铃铃……

    一辆脚踏车从他们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卫峻天整个人猛地惊醒,旋即庆幸自己什么也没做,不然他不会原谅自己的。“该回去了。”低沉的嗓音里挟着性感的嗄哑。

    “卫大哥是不是想吻我?”挽星不禁惋惜,就差那一步,她真的想知道接吻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一抹窘迫在男性瞳眸中迅速的闪过。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吗?”她还是不肯放过他,就是故意要逗得他又气又恼才甘心。“我的初吻对象如果是卫大哥的话,我不会排斥。”

    他下颚一缩。“不要随便对男人说这种话。”捞起掉在地上的购物袋。“那种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了的。”说完,便大步地踱开,其实是逃了。

    挽星睇着他略显僵硬仓皇的高大背影,噗哧一笑。“真是的,那么爱装酷,又不是不让你亲。”不过这也证明了他对她不是完全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端着晚饭送去给住在二楼的客人,挽星才下楼,就听到柜台的电话铃声响了,赶忙过去接。“富贵客栈您好……对不起,我忘了,我明天一定会去银行缴。”是银行的业务人员打来催缴贷款的事。

    目前旅馆有上十三间客房,还有九间是空的,要是可以,她也希望能做些宣传,不过那些都需要钱,只得作罢,因为不能再跟银行借,不然永远也还不完,光是利息就够她头痛了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卫峻天刚刚帮忙换好走廊的灯管,才下来用餐,就看见她在发呆,他发现只有在没人注意到时,她才会露出这种忧虑的表情。

    挽星马上绽出笑脸,装作无事状。“没有,只是打错电话……卫大哥忙了一个下午应该饿了,快进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?”卫峻天搜寻着她亟欲掩饰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卫大哥真的想知道?”她有些顽皮地逗他。

    卫峻天一时之间不确定该不该追问下去,因为很明显的感觉到有陷阱在前面,只是不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只要亲我一下,我就告诉你。”挽星黠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白、挽、星!”他不禁怒喝,现在的小女生都这么大胆吗?

    “哈哈,跟你开玩笑的。”她笑着跑走了。

    紧闭了下眼,卫峻天真想把她抓回来,好好地痛骂一顿,万一是跟别的男人这么说,岂不是要吃大亏,她到底明不明白,男人可不是能让她随便逗弄着玩,是要付出代价的!

    不过显然她根本没想那么多……

    卫峻天在心里轻叹,掀开布帘,觑见已经坐在长桌旁吃饭的挽星,只能找机会来说说她。

    挽星待他落坐,这才悄悄氐剿旁边,压低声音问:“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他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有多容易被她所影响。

    她抿嘴一笑。“没有就好,我只是看卫大哥平常太酷了,所以才跟你开个小玩笑,我对别人可不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这样。”要是谁敢碰她,他会亲手宰了对方。

    刘婶将他的分用餐盘端过来,然后随口提醒挽星。“对了!小姐,这个月的银行贷款去缴了吗?可不要忘记了,要是不够的话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缴了!缴了!我早就去缴了。”她马上笑嘻嘻地回道。

    刘婶放心地点头。“缴了就好。”说完又去忙自己的事了。

    坐得离挽星最近的卫峻天可以看出她的强颜欢笑,心念一转,问:“你跟钡行借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嗄?”她装傻,敷衍地说:“喔,没多少,很快就会缴完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相信。

    挽星表情心虚,随便塞了两口饭就说吃饱了。

    “卫大哥,你慢用。”她端着餐盘到水槽那边清洗完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卫峻天若有所思地吃着晚餐,解决了之后,就到处寻找她的踪影,最后来到她的房门外,在门上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找我?有事吗?”挽星笑咪咪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谈一谈。”他不会再被她的笑容给骗了。

    “呃,可以晚一点吗?”她正在计算身边还有多少现金。

    “现在!”他态度坚决地说。

    挽星肩头一垮,只得让他进到房里去。“我的房间很小,随便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婴儿的时候就睡在这里了。”不过六坪大的空间,真的很小,放一张床和衣柜就快满了。

    她在床沿坐下,两脚踢呀踢。“应该是吧,从我有记忆开始就睡在这个房间里,对这里也很有感情……你到底要跟我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还欠银行多少钱?”他单刀直入地问。

    “问这个做什么?”然后半开玩笑的问。“你要帮我还吗?”

    卫峻天可是一脸正经严肃。“我有一些存款,你先拿去还银行,不够的话我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她想也没想就拒绝。

    “挽星……”他大皱其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报恩,不过你的恩人是我爸爸不是我,我真的不想欠你什么,钱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能想什么办法?”如果有就不会这么烦恼了。

    挽星丢给他一颗大白眼。“你这样很瞧不起人,至少我还有朋友,小江说过可以跟他爸爸借钱给我,以后慢慢还,不用利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宁愿跟他借钱,也不用我的?”卫峻天很不是滋味地低吼。

    她也生起气来。“对!我宁愿跟他借,就是不想被你同情、可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同情你,也不是可怜你,只是想帮你。”他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瓜子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!那你现在吻我,我就答应让你帮。”挽星又使出这招来。

    “你――”他为之气结,不过很快地冷静下来,先说服她同意再说。“只要吻你,你就愿意用我的钱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下巴点了点。

    卫峻天眸光一敛。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……”挽星话还没说完,娇躯就被他的手臂捞进怀中,小嘴惊愕地开启,下一秒就被早已饥渴许久的男性大嘴封住。

    他要让她尝到随便逗弄男人的后果,看她下次还敢不敢。

    嘤咛一声,挽星在刹那的震惊之后,身子便跟着放软,渐渐地去感觉唇与唇之间的舔吮,知道了什么叫接吻,每次看到小说里形容得多么美妙,总是像隔靴搔痒,如今真的亲身体验到了。

    挽星紧紧攀住他的项颈,粉嫩的双唇几乎要被吃进肚腹中了,她可不服输,探出舌尖撩拨他的唇齿,那带着生涩和蛊惑的小动作,让卫峻天全身都跟着疼痛不堪,呼吸渐粗。

    “够了……”他硬生生地抽身,气恼自己居然对她产生了欲念,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她还挂在他身上,目光迷蒙地瞅着展露出情欲的男性酷脸。“什么?”这么快就结束了?!

    “明天就去银行把贷款还一还。”卫峻天让她的双脚落回地面,喉结不停地上下滚动。“不够的话我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考虑看看。”乌眸滴溜地转动。

    “白挽星!”卫峻天的脸黑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说话不算话,不然你打我好了。”她就是吃定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从来没有人能让他气得快抓狂,她却轻易地办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生气嘛。”纤细的手臂伸过来圈抱住他的腰,挽星仰着可爱娇俏的小脸,知道不可以得寸进尺。“我跟你保证,等我真的还不出来时一定会跟你说,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他想吼她、骂她,可是见到她柔顺驯服地倚在自己身上,再大的气也发不出来,可恶!他何时变得这么没有原则,这么没用?

    挽星忍着笑意,仰起脸蛋看着他。“不气了?”看他要挣扎到什么时候?老是装出凶恶的表情,可是明明舍不得骂她,这个男人真是教她好气又好笑,教她……放不开,想要牢牢抓住。

    “下次我不会再这么好说话了。”卫峻天徒劳无功地警告,不过一点效果也没有,让她快爆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,我相信。”她眼波陡地一转,小手招了招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想说什么,下意识地把头俯下……

    “啾!”这次换挽星踮起脚尖,用最快的速度往他嘴上啄了一下,然后格格娇笑着冲出房门,留下惊怒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白挽星!”卫峻天铁青着脸奔出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清脆的笑声在“富贵客栈”里回荡。

    谁敢说他对她一点都不动心!